美国政界最紧张的一天过去了,但让美国最紧张的时刻,还没有到来。

随着美国2022年中期推举的效果渐次揭晓,剖析普遍以为,共和党会从民主党手中,夺得国会众议院大都。而参院推举的效果,一时难以明朗,或许要拖到12月。

太多细节耐人寻味,这场推举,将怎么刻画美国的未来?中新网记者约请中国现代世界联系研究院美国问题专家、董春岭副研究员,展开调查。

细节一:

选情胶着,拜登难了

美国国会众议院选情不难预判,因此本次参议院争夺战,更受注目。

历史正在重演?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后,参院处于50:50均势,因为拜登政府副总统哈里斯的“额外一票”,民主党拿下51:50的大都党地位。

也就是说,本次中期推举共和党只需净增1席,就能翻盘。两党都放手一搏,从计票进程可以看出,两边旗鼓相当,选票一路紧咬,距离始终拉不开。美国网友形容,这种距离微弱的剧烈比拼,“让全美国都捏了一把汗”。而美国总统拜登,将面临艰难的施政环境。

becd3cad7327440dbd9600336562ea98

董春岭:

这种胶着的选情恰恰是当下美国政治的真实写照,两党政治极化、社会深度撕裂、两种敌对的政治路线和社会思潮旗鼓相当,缺少温文的中心路线,也缺少能够真正将国家团结在一起的政治一致。

一方面,这次推举必定程度上是2020年美国“失利的大选”的连续,其时民主党虽掌控了参众两院和白宫,但优势非常微弱,特朗普拒不供认推举效果,以为民主党“窃取了成功”,美国社会在争议中不断撕裂。

另一方面,这场推举也是2020年美国人口普查后,选区重划所导致的矛盾的集中体现。使用美国推举制度中“胜者全得”的缝隙,两党都竭力经过选区重划掌握更多“铁票仓”,“杰利蝾螈”现象举目皆是,红区、蓝区爱憎分明。

细节二:

民意涌动,美国更分裂了

这一次,有超过4100万美国人经过亲自前往投票站或邮递方式提前投票,英国《金融时报》等以为,这表明此次中期推举的投票率很高,总投票人数,或许超过2018年中期推举的1.22亿人。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2021年美国国会山骚乱事件后,头一回举办如此大规模的全国推举。美国选民的体现,传递出哪些信号?

5ddf86ade6d84ceeb6af4b07d5e08fcb

董春岭:

出现高投票率,是因为两党都把这次推举作为影响2024年大选的最要害一战,拿着冲刺大选的热情和投入来迎接中选,抬升了推举热度。

两党都善于捉住本党选民的“痛点”和情绪做文章,共和党充沛使用选民对2020年大选失利的不甘、对高通胀、弱股市的愤恨情绪、对边境地区的移民危机作发动。民主党也充沛烘托中选失利后的严重后果,发动选民掀起“堕胎权保卫战”、“民主保卫战”、“执政效果保卫战”。

共和党不少参选人之前扬言,输了“不会供认推举效果”,也必定程度上给推举蒙上暗影。这只会进一步将政治矛盾转化为社会矛盾,加重美国国内暴力。

细节三:

动作一再,特朗普快“回归”了?

这次推举前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主动出击,一边以共和党代表人物的姿态给提名人背书,为共和党将赢得“令人激动的成功”而欢呼,一边表明自己11月15日将宣布“大消息”。外媒以为,特朗普或许提前宣布参与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

尽管依据民调,59%共和党受访者支持特朗普成为该党提名的2024年总统提名人,但近来,美国前副总统彭斯、众院前议长瑞安、前佛州州长布什等共和党人均表明,更期望看到其他人取得党内提名。

关于共和党或许找人替代自己,特朗普非常不满。近来,特朗普威胁要曝光第一个潜在对手——刚赢得连任的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黑料”,让他远离两年后的大选。

董春岭:

身背国会山骚乱等官司,还面临拜登政府对海湖庄园泄密文件的调查,此次中期推举对特朗普而言无疑至关重要。如此次不能“破釜沉舟”,其政治境况将非常危险。共和党掌控众院虽无法直接为特朗普洗清罪名,但会以众院为政治兵器,让拜登堕入政治漩涡当中,对拜登政府持续“追责”特朗普形成战略威慑。

一起,特朗普对重新参选总统满怀等待,急需借着一场成功为自己2024年大选铺路。从此次中选共和党党内初选的情况来看,共和党的“特朗普化”倾向明显,但是因为在宾夕法尼亚州、新罕布什尔州的失利,许多共和党人等待的“红色浪潮”并不明显。

共和党新生代政治人物德桑蒂斯在推举中体现抢眼,让特朗普下一个“重要决定”变得更艰难,未来他与建制派和党内新生代的剧烈博弈,也在所难免。

细节四:

喊话美国,泽连斯基坐不住了

美国中期推举,引起身在欧洲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高度关注。外媒报导,8日,泽连斯基经过视频喊话,呼吁美国政界团结一致支持基辅。

同日,泽连斯基还开出与俄罗斯康复谈判的条件,包含康复乌领土完整、尊重《联合国宪章》、赔偿战争丢失等。但就在约一个月前,泽连斯基曾签署法则,禁止与俄方谈判。

乌克兰危机开端以来,拜登政府源源不断地对乌施以巨额军费及安全帮助,遭到共和党持续反对。众议院共和党首领麦卡锡近来正告,如共和党拿回众院控制权,将中止帮助乌克兰。

董春岭:

此次推举将美国外交的重大缺点露出无疑:因为缺少安稳的执政预期,美政府的外交方针随时都或许因推举而重新洗牌、推倒重来。

共和党掌控众院后会推动相应方针调整,尽管对外交方针影响相对有限,但收紧“钱袋子”、对拨款反复听证、在拨款法案中设置盟友无法接受的条件等,都是重要的政治东西和干涉手法。乌克兰的忧虑很或许变成实际,而这会给美欧联系、美国的战略信誉带来一系列影响。

一个“特朗普化”的共和党在外交上势必会回归“特朗普主义”,更强调“美国优先”,不肯承担世界责任,不在乎盟友的诉求和利益;一个府会分治、党争不断的国内政治环境也会让美国一系列大战略履行效率大打折扣。未来两年尽管拜登政府还会大张旗鼓地拉帮结派,但盟友们是否还会全神贯注地按照“盟主”要求来,会被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细节五:

谁来接任?佩洛西要退了

如共和党夺得众议院大都,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的众院议长位子,就保不住了。佩洛西本人当地时间7日受访时,透露自己遭到老公遇袭一事影响,将决定是否“退休”。

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人,对佩洛西恨之入骨。特朗普执政时期,佩洛西曾当众撕毁其国情咨文副本纸稿以示反对,特朗普痛骂她是“疯婆子”,佩洛西也不甘示弱地反击。

如今佩洛西大势已去,不得不让出议长宝座。而其对手——众院共和党首领凯文·麦卡锡,正跃跃欲试,外媒称其已与团队拟好胜选讲演,等待那一刻到来。至于加州众议员的席位,有剖析以为,佩洛西或许传给女儿克里斯蒂娜·佩洛西。

董春岭:

中选之后,美国众院共和党首领麦卡锡将成为新的众议长。他出生于一个移民家庭,年轻时当过工人,经商失利后经过上大学、为国会议员做帮手并承继其政治“衣钵”的方式跻身政坛。

麦卡锡精于权谋和政治估计,是特朗普的“忠诚粉丝”。成为众议长后,麦卡锡不仅将手握重要的立法、预算东西,还将成为在野党“魂灵人物”。未来两年,他将在很大程度上充任共和党“代言人”角色,在重大议题上为本党发声,一起使用众院功能,为拜登施政设置“路障”和“圈套”。共和党下一个总统提名人是谁,麦卡锡的政治倾向非常要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